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字数:54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第 4.17 章

  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,我很快就完全接受了自己再也硬不起来的这个事实。
  而事实上,一根仅仅用来给吴小涵玩弄的虐待的肉棒,阳痿与否,也全然不重要。

  现在,吴小涵有时仍然会往我的肉棒上滴蜡,或是用针刺穿它——而在承担这些最主要的功能的时候,那根可怜的东西也确实不需要勃起呢。

  我甚至都有些喜欢这种感觉了——似乎,一个 M 就应该是这样毫无侵略性、只能疲软地任凭摆布的。

  而吴小涵发现了我这种顺从的接受后,开始习惯性地用我的阳痿来羞辱我。
  她常常命令我把胯下那块已经没有任何功能的赘肉放到桌子上、凳子上,让她踩在鞋底轻轻揉搓,说着各种羞辱的话,例如「要你还算个人的话就硬起来给我看看啊」、「果然就是块除了被踩什么功能都没有的烂肉」、「你这块赘肉留着有什么用」,甚至「果然不配做个男人」。

  对于这样的羞辱,起初我的心里还会微微刺痛,到了后来,竟然也就完全习惯和接受了。

  在一次又一次这样的羞辱中,我甚至越来越深刻地从心里接受了,我不配做一个男人——我的余生,恐怕就是让吴小涵一点一点把我全身都虐坏吧。

  每一次当我这么想的时候,一抬起头,看见女神那迷人的面容,便更加有了这种献身的冲动。

  ————

  谷雨过后的几天,发生了一件让我头疼的事情:吴小涵的家里竟然直接给我打了一通电话。

  电话里说,他们知道吴小涵还和我在一起,但是他们不可能同意吴小涵和我走下去。

  他们说,如果我真的希望吴小涵好,就应该离开吴小涵,不要再耽误她——毕竟她已经二十八岁了,耽误不起了。

 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——我不可能让她的父母知道任何有关 SM 的事情,也无法否认我每天在吴小涵的身边——毕竟他们已经说了吴小涵的同事都仍然经常见到我和她在一起。

  我只能说,我会和小涵商量,如果可以的话就和平分手。

  大约天生怯懦,我实在没有勇气说出「我会给小涵一个幸福的未来」这样的话——毕竟,我知道我现在只是个阳痿的废物,我的经济条件也远达不到她家里的期望,我甚至都算不上是吴小涵名正言顺的男友。

  电话里他们还对我提到,他们最近也打过电话给吴小涵专门谈这件事,但是吴小涵只是敷衍了事。

  吴小涵倒是从没和我提过她家里后来还有对她施压的这件事情;大约,吴小涵是不想让我感到更加自卑吧。

  而此番她家里打电话给我,我实在也不知道我要不要告诉吴小涵——如果告诉她的话,大约会让她和她家里的关系更僵吧;而那并不是我愿意看到的。
  这是,这一通电话,让初夏的天气猛然变得无比闷热,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。
  我是如此地对不起吴小涵——为了我,吴小涵不惜和她的父母闹僵,这让我有很深的负罪感。

  甚至正如吴小涵的父母所说,我留在吴小涵的身边就是在耽误着她的青春;这让我本来就已经很愧疚。

  而这一切的压力,我却无法对任何人诉说。

  我不能向吴小涵说——这件事她本就在漩涡中心,压力应该也很大;况且,我和她提及这些,必定让她这个乖乖女和家里闹得更不愉快。

  我不能向我的家人和朋友们说——他们都不知道我是吴小涵的 M,我也不可能向他们从头解释 SM、解释我不受理解的感情。

  唯一知道我是吴小涵的 M 的,就是魏麒了吧——可那个富二代,怎么会懂因为物质条件而被嫌弃的这种枣闷得找不到出口的感觉呢?

  虽然答应她的父母说和吴小涵「商量和平分手」,可是,如果我不和她提起她家里的态度的话,我又如何开口说分开呢?

  说出来,也只会伤到她的吧——现在的吴小涵对我是那么依赖,我知道她无法接受我有半点主动离开她的想法。

  再况且,我也知道,她对 SM 的瘾不比任何人小;我知道,她需要一个 M 
来满足她,一个她可以完全信任的 M,而那个人现在只能是我。

  我只能傻傻地沉默着,把这一切都压在心里。

  希望,这样能够让吴小涵少受到一些压力吧——至于别人怎么骂我,我已经不在乎了。

  ————

  每一天,我依然和吴小涵一起上班,回到家,也依然定期接受她的鞭打,来确保我的身上随时都被尚未愈合的伤痕覆盖着。

  我开始满满喜欢起这样的设定,甚至有些沉溺其中——对我来说,这已经成为了归属感的一部分。

  似乎,作为一个 M,在自己的主人面前,本就应该是时时刻刻伤痕累累的。
  而吴小涵似乎也越来越喜欢这样的生活——在我的劝慰下,她渐渐放下了自己的负罪感,彻底轻松地享受起对我的刑虐。

  每次,她用手抚摸过我身上斑驳层叠的伤痕时,眼里都很是满足。

  也许,这种满足是因为这一切都是她的作品,她便有了成就感;但或许更主要的原因在于,对于我能这么心甘情愿地任由她毁坏我的身体,让她实实在在地感到了我是完全属于她的,真真切切地证明着,有着这样的一个我,如此爱着她、崇拜着她。

  可到了夏天的时候,吴小涵却整整一个月都没有再鞭打我。

  我发现自己果然被调教得变得「贱」了——明明起初并不喜欢刑虐的我,这么久没有经受她的鞭打,竟然不太适应。

  于是,在某一个周六的午后,跪在沙发前时,我便弯下身去,用自己的脸去轻轻地蹭着她的拖鞋,做出一副撒娇的样子,问她:「小涵学姐,你怎么好久没鞭打我了呀?」

  吴小涵听到后没惊异,只是笑笑:「从前你不是不喜欢这种纯粹是肉体的疼痛的项目吗?怎么现在还主动想被我打了呀?」

  「我……没有呀……」我还是试图辩解。

  「不要说谎啦,」吴小涵说:「你想被我鞭打,就求我就行了呀。我又不是不会满足你。」

  或许是看到我在她脚下蹭来蹭去的样子实在乖巧得像是小狗一般,她并没有变得凶狠起来,说话的声音依然是温柔甜美。

  「那……」我犹豫了一下,磕下了自己的头:「那就求求你鞭打我吧。我想要了。」

  「真是被调教得越来越可爱了呢,」吴小涵随意地踩在了我的头上,说道:「每次你都被我打到血肉模糊,居然现在还主动请求鞭打。其实,我本来是有意要暂时不打你的几个星期的呢。」

  「啊?为什么?」我不解。

  「等真正鞭打你的时候,你就知道啦。」吴小涵说。

  我的好奇心被挑起:「那……今晚可以鞭打我吗?」

  「今晚?可以是可以,不过……如果是你求我来打你的话,和我主动想打你的待遇可就不一样了。你自己犯贱求我,那我可是不会心疼的,会让你疼到后悔的噢。」她说出最后几个字时语调上扬,却不是在恐吓,反而像是在勾引一般。
  不过,我还是被她话里的内容吓得有点想打退堂鼓。

  可她此时却把她穿着肉色丝袜的小脚从拖鞋里抽了出来,用脚趾尖轻轻蹭了蹭我的嘴唇,柔声问道:「怎么样?还想求我打你吗?」

  那丝滑的触感、暧昧的温度和令人心醉的芬芳,显然是她的阳谋——把我拖入痛苦的深渊的阳谋。

  我如她所愿,乖乖上钩:「想。」

  「那倒是诚恳一点,好好求我啊。」

  确实,吴小涵很喜欢让我主动求她虐我,她很享受这种在我万般哀求之后,她才轻巧而不屑地开始残虐我的感觉。

  大抵,这才是女王应有的待遇吧。

  每一次这种乞求,确实是对她的极端崇拜——就连被她残虐,我都得诚恳地乞求,才能得到。

  每一次这种乞求,也是对我的极端羞辱和嘲讽——这种乞求在证明着,我是何其地下贱,竟然会主动求着她虐我。

  每一次这种乞求,也都在构建一种心理暗示,让我潜移默化地从心底里相信,我是连被她虐的资格都没有的,就连现在的一切,都是在我的乞怜之下,她才赏赐给我的。

  也许,最后的这一个效果,是她故意想要造成的吧。

  但我想更有可能的是,这只是她为了进行羞辱而故意说出来的,或者是她作为一个 S 的习惯。

  只是我自己心里太过敏感,总忍不住把这种为了性挑逗而进行的羞辱投射到现实生活的人格里。

  不过,无论如何,不管她是怎么想的,有一点是肯定的——每一次,我都会老老实实地求她虐我。

  这次也不例外——她软绵绵的声音早已让我放下了最后一丝纠结。

  我跪在地上开口:「求求你,小涵学姐,鞭打我吧。把我绑起来好好打,你想打成什么样子都可以的,根本不用心疼。我这样下贱的畜生,就应该被你打烂,能被你打烂是我的荣幸。」

  吴小涵很满意——长期的调教下,我的乞求果然已经一次性包含了所有应有的要素。

  她把脚从我脑袋上移开,翘起了二郎腿,很是得意地指令道:「爬到调教室里,做好被绑到刑架上的准备吧。」

  我乖乖听命,一个人先爬进了调教室里,准备好了用来把我的手脚绑到刑架上的绳子,又把凳子搬到刑架下并自己站了上去,准备让吴小涵把我绑好吊起。
  而吴小涵慢悠悠地才走了进来——似乎她是有意这样,来装出不屑的样子。
  她的手里,还抱着一个快递的箱子——这是前两天回家时她收到的一个快递,但一直没有打开。

  「小涵学姐,这里面是?」我问道。

  「这里面就是这些天一直先不打你的原因。一会儿你就知道了。」

  听到她这么说,我有一丝害怕,可还是老老实实配合好她,让她把我牢牢实实地绑到了刑架上,手脚分开,成一个 X 的形状吊在空中。

  实话说,我到现在是不那么喜欢肉体的痛苦。

  可是,我却深深地爱上了这种被她牢牢绑住,明知道接下来会怎样地痛不欲生,却完全无法挣脱,只能任她宰割的感觉。

  毫无抵抗之力地任凭自己的女神折磨自己,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呀。
  开始鞭打之前,吴小涵像是忽然想起来似的,又问道:「要不要我换双鞋去呀?穿着拖鞋来打你,是不是太随便了点啦?」

  「没……没事的,小涵学姐。你知道我不在乎的。」

  「好吧,那我开始了。」她说道。

  她没有打开那个纸箱,而是像往常一样用起了熟悉的藤条。

  那柔韧的藤条划过空气,呼啸着挥向我的脊背。

  「一——谢谢学姐」……「二——谢谢学姐」……我咬牙忍住剧痛,乖乖报出数字来。

  我已经习惯了这一切,只好挨着那藤条一下又一下地抽打在我的胸前、我的背后、我的屁股上和大腿上。

  吴小涵的力气比大多数女生都大,于是,到了第七十多鞭的时候,鲜血就再一次从我的身上流了出来。

  出人意料地,吴小涵却在此时早早停下了鞭打,放下了藤条。

  以往,她开场后都会至少连续打上一百鞭甚至两百鞭,才会停下。

  这次是?

  只听吴小涵说道:「好了,热身完了哦。」

  原来……刚才这残暴的笞挞仅仅只是热身?

  我没敢开口问,她却评论道:「才七十六鞭而已嘛,你看你现在就一身都是汗,光亮得跟一只烤乳猪一样呢。看来你是缺乏锻炼了呢,一个月不打,身体都要退化了哟。」

  我实在不知如何回答,只能应付道:「我……我会努力的。」

  「没事,今天有的是你努力的机会。热身完了,该进入正题了呢。」她一边说着,一边打开了先前拿进来的那个快递的箱子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