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字数:646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第十四章、耻母被儿子暴菊母女花惨遭大和尚凌辱

  在秀夫的命令下,由美赤裸着娇躯向厨房走去。行走间,两根粗大的香肠嵌在臀缝的蜜穴和菊肛中,随着臀瓣的摆动在腔道中一前一后的进出着。到了厨房,由美弯腰打开了冰箱,从隔架中取出牛奶。当冰箱门被打开,私处肥白的玉阜在灯光的照耀下愈发白嫩诱人。

  「妈妈,肛门里插着香肠是什么感觉?」秀夫跟在由美身后,手掌拍打着母亲丰腻的肥臀揶揄道。

  「真是太羞人了……走路的时候,香肠一直在直肠和小穴中摩擦,就像是同时被两根肉棒抽插一样……妈妈的下面都湿透了。」由美扭头看向秀夫,媚眼含春地羞喃道。

  「秀夫让妈妈这么爽,妈妈还会惦记岳光吗?」秀夫手指在由美白净的臀肉上摩挲,嫉妒地追问道。

  「嗯,已经忘记了。被秀夫弄得这么舒服,妈妈早就忘记那个坏蛋了。」由美星眸盯着秀夫的俊脸道,俏媚眼神仿佛要融化滴出水来了。

  「那么清香呢,妈妈心里还是一直放不下清香吧?」秀夫轻捏了下掌中隆起的臀肉道。

  「秀夫,求求你别问了。折腾这么晚,该累了吧……先喝杯奶昔,休息一下。」由美闻言杏眸微暗,转移话题道。随后真腰站起,做了一杯奶昔,和秀夫在客厅中喝了起来。

  「妈妈,把腿分开。」秀夫吃完奶昔后,俯身蹲到由美胯间,然后攥着肉穴中外香肠的肠身,缓缓向外拉出。

  「啊啊……秀夫……不……不要拔出来……」随着粗大的香肠被一点点攥出,由美竟莫名地产生一种跌落深渊的空虚感。在这股寂寥感的侵袭下,妇人湿滑的阴道本能的收紧,柔腻的蜜穴随之紧紧地咬住肠身,似乎在不舍地挽留一般。当香肠全部抽出小穴时,由美只觉得像是脊椎被抽出体内一般,双膝一软,娇躯无力地瘫倒在沙发上。雪白的大腿向无力地敞开着,臀缝间水光淋淋的花唇像是金鲤的鱼鳃般不停翕合,似在请求儿子肉棒的插入。

  秀夫见状再不迟疑,立刻爬到由美身上,浑身赤裸着压在母亲玲珑凹凸的美肉上。娇嫩的蜜穴早已被爱液润湿,秀夫腰眼激烈的一挺,粗长的肉棒像是被漩涡吸入一般,尽根没入由美湿滑温热的甬道。

  由美仰面躺在沙发上,水眸紧闭,长长的睫毛轻颤着,在秀夫的肏弄下羞得粉面通红。她一边花穴用力,将捅入体内的肉棒紧紧地裹住,一边嘤嘤娇啼,享受着媚肉粘膜被肉棒推挤摩擦的快感。

  「啊啊……妈妈的小穴好棒……肉棒插在里面像是要融化了似的……」秀夫感受着蜜穴内的火热温度赞美道,大嘴紧接着凑在由美雪白的脖颈上,贪婪地舔噬起来。

  「妈妈,把腿蜷起来。」秀夫说着抬起母亲白嫩的大腿,将修长的美腿粗鲁地折起。由美小腿被折在大腿后,柳腰扭曲着向上拱起。胯间的蜜穴被扯成一个细窄的桃叶形,在灯光下,闪烁着红亮的肤光。这样羞耻的姿势,使的蜜穴中细密的皱褶大半被拉平,秀夫的阴茎本就粗长,这下更是如虎天翼,肉棒次次到底。起落间直插得花穴蜜汁四溅、淫水横流。

  「秀夫……今晚妈妈又做了不该做的……啊啊……又被秀夫的肉棒插进去了……」美艳妇人娇喘着,纤细的玉臂紧紧搂住豪乳上儿子的脊背,柳腰款摆着配合肉棒的抽插。

  「啊啊……妈妈……小穴夹得肉棒好爽……我要射了……」秀夫一口气抽插了百余下,喘息着嘶吼道。

  「不要……秀夫……啊啊……再等等……妈妈也要洩了……啊啊……」由美忘情长呼道,雪泥般的粉腿紧紧地盘在秀夫腰间,阴道痉挛着承接滚烫阳精的注入。

  「……终于结束了,好累啊。」高潮过后,由美媚眼迷离的感慨道。即便客厅内开着空调,但搂抱在一起的母子浑身湿淋淋地,像是刚从水里捞出的一般。伴随着胸乳从儿子身上抽离,两人胸膛交接处发出「噼啪」的一声腻响,像是新鲜的苹果从中间掰开似的。

  秀夫赤裸着身子站起,耷拉着射精后疲软的阴茎向厨房走去。不久,他取来一条毛巾卷递给母亲,由美接过毛巾卷,沉默着擦拭起身上的秽物。

  「还想要吗?妈妈。」见由美插完身子,秀夫盯着母亲如凝脂一般的娇躯诱惑道。

  「你那里不是已经不行了吗?刚才折腾的那么狠,妈妈现在觉得好累,只想好好睡一觉。」由美闻言羞涩地朝秀夫胯间瞅了一眼,玉脸胀得通红,柔声拒绝道。

  秀夫闻言沉默着来到母亲身后,双手探到臀瓣,将由美丰满的肥臀抱了起来。
  「啊啊,不要。」由美娇声反抗着的同时,被秀夫摆成了跪伏的姿势。妇人高高拱起的臀瓣间,红黑色的香肠被秀夫用纸巾攥着缓缓从肛洞内拔出,在雪白臀肉的映衬下,就像一只红花蛇刚从冬眠的雪洞内爬出一般。香肠表面已被火热的肛洞熨烫的发热,刚从菊蕾内抽出,便散发出一层迷蒙的雾气。

  「嗯……啊啊……肉棒……我要秀夫的肉棒……」粗大的香肠甫一从后庭拨出,冷风便争先恐后地钻入菊洞,由美内心瞬间被空冷的空虚感塞满,本能的扭着肥臀乞求道。

  「妈妈,你是哪里想要啊?」秀夫将香肠放到盘中,饶有兴致地调笑道。
  「屁……屁眼……啊啊羞死人了……」由美俏脸臊红着回道。

  「是这样啊,真是太可惜了。刚才大肉棒已经在子宫内射过了,现在累的都站不起来了。」秀夫一本正经地重复着由美先前的话,嘴角眉梢满满的都是笑意。
  「真……真的站不起来了吗?」由美不甘地追问道,羞赧的粉脸似要滳出血来。

  「想要它站起来也不是没办法,只要妈妈愿意按我说的做。」秀夫看向母亲微微颤动的粉嫩菊门,促狭地捉弄道。

  「说吧秀夫,别再折磨妈妈了。」肛门内的空虚感像是灵魂被抽走了似的难受,由美只觉得脑子酸痒的厉害,粉臀本能地扭动着,渴望肉棒的充实。

  「只要妈妈大声说想要大肉棒,那么它就会兴奋起来了,知道了吗妈妈?快大声叫啊。」秀夫说着轻拍了一下由美的肥臀,柔腻的臀肉在手掌的击打下荡出一片诱人的肉浪。

  「由美是个淫妇……屁股快要痒死了……想要儿子的大肉棒插进来……啊啊秀夫……求求你……快把大肉棒插到妈妈的屁眼里……」由美双手握着肥臀,将丰腻的臀瓣向两边掰开,露出艳红的肛洞,泣不成声地荡叫道。被极力拉开的肛洞内,粉红的肛壁粘膜在菊口处微微抽动,让人忍不住想要肆意爱怜。秀夫张嘴在滑腻的臀瓣间啃噬了一番,紧接着俯身压下,硕大的阴茎像打桩机一般「噗嗞」一声,狠狠地贯入菊肛深处。

  「啊啊……嗯……」硕大的龟头粗鲁地戳进菊门,一直向肠道深处捅去。随着肉棒的深入,肛洞内细密的褶皱犹如一圈圈收紧的肉箍般,死死地绞住侵入体内的巨根。比起滑腻的蜜穴,紧缩的肛洞让肉棒产生了近乎双倍的快感。秀夫闭眼享受着棒身被肛壁挤压缠绕的销魂感觉,半晌才抱住由美的腰肢抽送起来。
  一分钟……两分钟……十分钟……秀夫强忍着龟头处酥麻的快意在肛洞内冲撞着,双臂间的肥臀犹如熟透的汤圆般在腰腹的顶撞下左右颤动着。雪白的臀肉在肉棒的冲撞下泛起一片妖艳的红痕,像是少女脸上娇羞的红晕。

  「啊啊……秀夫……妈妈不行了……」在秀夫的疯狂抽插下,由美双手扒着肥臀,修长的脖颈猛地向后仰起。

  「怎么这么快,等等我妈妈,我也要射了!」看着在自已的戳弄下开始放声浪叫的由美,秀夫舒心畅意道。紧接着,肉棒开始了最后的冲刺,随后马眼一松,白花花的浓精如水银泻地般,喷射在剧烈痉挛的阴道中。

  翌日,秀夫从补习班回家的路上,脑海中全被昨夜与母亲的激情占据着,迫不及待地想要快点回去。因为一直想着这事,牛仔裤下的阴茎总是不安分的勃起。为了不被行人看出异样,他只好弓着腰一路小跑回家。

  可是当他推开房门的刹那,一路上的热血瞬间像被冰冻了一般。他只觉得心脏像一只被敲得不住震颤的破鼓般「咚咚」作响,手心也紧张得渗出一层细汗。因为门口的鞋架上赫然摆放着一双僧侣的丝麻草鞋,以及一对少女穿的可爱凉鞋。没错,是岳光来了。

  此时的岳光,正兴致勃勃地在由美房间内拍着照片,装修精致的卧室中,由美和清香浑身赤裸着挨在一起,雪白光洁的玉体像是被丝绸打磨过的羊脂白玉一般,在灯光的照耀下,愈发显得光亮润泽。然而这对美艳的母女,此刻却像是精致的玩偶一般,任凭岳光摆弄成各种不堪的姿势供其拍照。秀夫从门口战战兢兢地进来时,岳光扫了他一眼,又将视线放回一丝不挂的母女身上。

  「不要……哥哥不要看……」突然看到秀夫推门进来,少女仓皇地惊叫道。原本粉嫩的小脸刹时变得苍白。双腿夹紧的同时,细白的手臂急忙捂住私处的秘境。晶莹剔透的白嫩玉体像一只受到惊吓的雪白小兽一般轻轻颤抖着。秀夫神志恍惚地看着妹妹裸露的媚肉,只觉得眼前白嫩的肉光像是迷蒙的雾气似的,充塞了整个脑海。

  「秀夫,清香已经够可怜了。请你怜惜一下妹妹,先在外面等一会吧。」由美闻言侧过身子,挡住秀夫的视线劝声道,原本俏丽的脸庞上,此刻却青一块紫一块地遍布着掌印,显然在之前就遭受过岳光的毒打。

  可是还没等秀夫反应过来,岳光的大手却瞬间扬了起来。随着美妇人的一声惨嚎,势大力沉的巴掌猛地扇在由美的粉脸上,发出炸雷似的爆响。清香瞳孔剧震地看着被打得踉跄跌倒的母亲,还没等由美的悲鸣声结束,小手便像被烫着了一样快速抽离了腿间的秘穴。秀夫的视线也随之看向了妹妹遮挡着的粉嫩私处。
  少女的嫩穴还没有发育完全,不同于母亲黑亮的耻毛,清香的蜜穴上方只长着一层细软的绒毛,阴唇两侧更是光溜溜的,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白亮的肤光。两片雪白的贝肉微微隆起,像少女合起的葇荑般,将中间粉红的肉缝紧紧的包住。岳光扇了由美一耳光后,狰狞的虎目不怀好意地在由美母子三人身上逡巡了数遍,蓦地「嘿嘿」淫笑起来。

  「喂,你小子也把衣服脱了。」岳光阴笑着朝秀夫顿了顿下巴,颐指气使地命令道。在岳光的威压下,秀夫迅速脱光了衣服。清香玉脸飞红地看着哥哥挺着阴茎站在眼前。两人目光陡然对视,少女害羞地转过视线,玉碗似的香乳随着喘息,剧烈的起伏起来。

  岳光让三人并排站立,照了一张浅羽家的全家福。随后让秀夫出来,喝令由美母女先站立着将双腿分开,然后拱起柳腰,最后用纤指撑开嫣红的花穴供他拍照。在此期间,清香虽然惧于岳光的淫威不敢反抗,但时断时续的哽咽声却显示着她内心满溢着羞恨和委屈。

  「向后转,这次要拍母女花的屁股。」岳光的调笑像一柄利刃般狠狠地刺进母女的心房,由美两人不敢不从,羞不自抑地向后转身。

  「嗯,不错。母亲和女儿都生了一个好屁股,哈哈哈。」岳光两手分别抚摩着母女白生生的臀瓣大笑道。

  「趴下!像母狗一样趴在地上,快点!」岳光猛地拍了一下两具浑圆的美臀,邪笑着命令道。清香闻言再也坚持不住,呜咽着抽泣起来,一直以来积蓄的屈辱,像泉水般夺眶而出。

  「清香乖,快别哭了。你这一哭,妈妈心里也难受的要死。」由美在一旁柔声劝道。

  「闭嘴,吵死了!快把屁股撅起来!」岳光不耐烦的咆哮道,凶厉的眼神中寒光闪烁。由美闻言,似乎是要给女儿作样子一般,一咬牙将肥美的圆臀撅了起来。然而清香实在是过于娇羞,只是瑟缩在原地,羞惭地看着母亲拱起的臀部。
  岳光看的心头火起,他从秀夫脱下的牛仔裤中抽出皮带,残忍地抽向清香娇嫩的翘臀。伴随着少女的惨叫,雪白的臀肉瞬间染上了一条两寸长的红痕。清香悲鸣间猛地将粉臀高高挺起,甚至超过了母亲臀尖的高度。

  少女拱起的臀缝中,两个肉穴像两朵娇艳的花蕾正对着天花板盛开。浅棕色的肛门处,细密的红色肉纹呈放射状向四周散开,像臀缝顶端绽开的菊花般撩人魂魄。尻穴下面被包皮包裹的阴蒂,则像出水的荷尖般,娇翘地挺立着。

  「唔哈哈,好可爱的小穴,果然只有少女的嫩穴才能这样粉粉的。」岳光淫笑着用指尖剥开阴蒂外的包皮,随后揪住少女敏感的阴蒂,用指腹搓揉起滑弹的晶莹肉粒。

  「喂,由美。你的肛门是怎么回事,几天不见,怎么大的跟石榴花似的。」岳光张嘴覆盖在少女的蜜穴处,一边含住清香胀起的阴蒂细细品咂,一边盯着由美肿胀的肛门诧异道。

  「岳光大人说的没错。由美的肛门之所以变成这样,是因为这几天一直挑逗秀夫,让他跟我肛交才变成这样的。由美已经堕落成一个不知廉耻,沉浸在与儿子肛交快感中的荡妇了……自从那天被岳光大人* 奸后,由美就已经是荡妇了,这不是您一直希望的吗?」由美看向一旁惊魂未定的儿子,隐晦的瞪了眼脸色惨白的秀夫,随后语气平淡地将一切责任揽到了身上,像是在述说一件与自已完全无关的事情似的。

  岳光听着由美神色平静地叙说着前因后果,看着美妇人肛门处胀成椭圆形的巨大肛洞,须臾间,嫉妒和愤怒交织的火焰充斥了整个胸膛。

  「你这个不知廉耻的贱人……娼妇!」岳光黑熊似的身躯猛地跃起,手中的皮带如狂风般呼啸着,抽在由美白嫩的丰臀上。挥舞着的皮带犹如带火的利刃,每一次抽打,都在白腻的臀肉上烙上一层红火的印迹。由美瞥了眼暴跳如雷的岳光,凄厉呻吟的同时,心底竟莫名地涌起一股报复的快感。

  这本小说快结束了,可能还剩4章左右吧。结局很犹豫,不知道是写悲剧还是喜剧。原本是要写悲剧的,但又觉得第一本写这么虐不好。请一直看的读者发表下意见,下一本想写欢快些的,我也是第一次写这种虐的,写的时候整个人都感觉好压抑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